就不能够急功近利

2020-01-29 06:18

“我认为,‘双引擎’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特点。”宗国英说,对新区来讲,更多的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进入新区的企业都是科技含量较高的企业,它的门槛特别是技术方面的门槛比较高。新的引擎更为过硬,传统的引擎相对少一些。当然,新区也有传统的产业,也需要更新换代、改造提升。比如石油、石化、冶金,这些企业过去是传统的,但也在升级改造,包括提高研发比例、改造环境、进行人员培训等。

“一个人的眼界有多高,看问题的水平就有多高,所以要有长远的思路、长远的思考。”宗国英说,在创新的过程中,新生事物都会遇到很多阻力,这就要求各级政府、各级领导、各个企业有定力,对正确的东西就要坚持;对有利于区域创新、有利于区域增长、有利于国家发展的制度红利,就不能够急功近利,而是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下去。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双目标’、‘双结合’、‘双引擎’,这些都是我们讨论的热点,尤其是‘双引擎’,实际就是要实现创新驱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句话,是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到滨海新区调研过程中提出来的。滨海新区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有着切身体会。”宗国英说,天津市委、市政府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三年前,新区即制定了发展科技型中小企业、小巨人企业的规划,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些年来,新区在这方面实现了很大的突破。目前,新区有企业8万多家,其中有许多是创新型企业。科技型小巨人企业超过了1000家。同时,新区在前沿科技创新领域也形成了突破。目前,新区在推进飞腾cpu、麒麟操作系统等项目的开发,这些都是完全自主创新的,相信这些产品和技能在将来会不断创造和贡献价值。“通过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已经尝到了甜头。”

宗国英说,当前,滨海新区面临着开发开放国家战略、京津冀协同发展、自贸区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一带一路”战略五大机遇叠加,这为众多企业来新区发展创造了非常大的创业空间。而新区的行政审批、工商登记等制度改革为企业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服务。比如,过去企业注册需要十天半个月,现在在新区半小时到一小时就行,有的网上申请就行。还有,新区还给创业者们提供了公共服务平台,如总理在报告里提到的国家超算天津中心就是滨海新区用了四年时间支持研发的成果。谈到如何吸引更多人才和企业来新区创业发展,宗国英说,首先是让人人都有创新的空间和愿望。比如教育、养老、卫生,交通、饮水、配偶就业等等,如果这些配套的环境和生活的空间非常舒适方便,大家自然就愿意来。这几年,在新区创业发展的人才不断涌现,每年常住人口净增二三十万人。其次,政府要搭建好服务领军人才、领军企业的公共平台。近年来,滨海新区大量投入,每年都有不少于10亿元的专项资金支持自主创新的科技型企业到新区来。仅去年一年,新区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十项,其中有一项是特等奖、三项是国家一等奖。

谈到如何让“双引擎”保持持续的动力,宗国英说,政府首先要“简政放权”,创造宽松的环境。一是政府搭建平台,打造服务型政府。去年新区大胆进行了审批制度改革,把109个章变成了1个章,叫“一颗印章管审批”,把过去分散在18个部门的216项审批事项归到1个部门。目前,这样的改革还在继续。政府就是要把过去繁琐的不该管的统统放掉,创造良好的环境。二是要引人,要有梧桐树,才会引来金凤凰。梧桐树需要政府打造公共服务平台、公共技术平台。中小微企业和科技型企业要单独买一套科技仪器或设备投入会很大,如果由政府搭建公共服务平台提供这些服务,企业就可少投入或不投入,或用一次交一次钱,不用就不花钱。近年来新区就建设了很多这样的公共技术平台,比如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国家超算天津中心、智能化产业中心等等一大批创新创业平台。三是政府要拿出一定的专项资金,对科技型企业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

“双引擎”这一概念,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立即成为两会上广泛热议的“关键词”。作为我国经济发展热点地区的滨海新区如何打造“双引擎”,也成为诸多媒体关注的焦点。“双引擎”如何驱动滨海新区实现创新发展?“双引擎”保持澎湃动力的源泉是什么……两会上,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把握好总体要求,着眼于保持中高速增长和迈向中高端水平“双目标”,坚持稳政策稳预期和促改革调结构“双结合”,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双引擎”,推动发展调速不减势、量增质更优,实现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宗国英说,此外,还应该提升政府的工作效率,尤其是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公务人员,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和素质。要有世界眼光、前沿眼光,要树立不断学习的意识,这样才能紧紧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宗国英说,“双引擎”的发展并行不悖。过去称为传统的,通过转型升级可能变成新的;现在是新的,过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就成了传统的。所以,它们之间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应该是与时俱进的。“对战略型新兴产业,要研究世界科技的前沿是什么,什么产品、什么领域是我们中国、是滨海新区应该提前考虑的。我们既要考虑中长期、眼前的三五年,更要考虑五年、十年的战略性目标。”